專題研究室   |    教師出版   |    研究計畫   |    碩士論文   |    學術會議   |    國際合作
 
  學年 90
  標題 Rimbaud, Kafka, Borges: Three Different Qualities of Melancholy 韓波、卡夫卡、波赫士:憂鬱的三種不同樣貌
  學生姓名 劉燈(Deng Liu)
  指導教授 白大維 (David Barton)
  摘要 本論文將藉由細讀韓波、卡夫卡及波赫士的作品,來探討文學中憂鬱的不同氣質。這些作品寄望藉由使用語言來成就詩歌、抵達某種目的地,或者尋得意義,卻每每無法達到。而憂鬱便來自於作品中所傳達的沉思,以及其所帶來的挫折。第一章探討的是韓波 (Arthur Rimbaud) 的《醉舟》(_Le bateau ivre_)。韓波的這首詩,充份體現他曾宣示的詩學,亦即詩人應該要經歷一切、化作一切。然而在此同時,該詩也預視了此份企圖的註定失敗,亦即班雅明 (Walter Benjamin) 所稱的「靈光消逝」 (the fading of aura; _der Verfall der Aura_),以及波特萊爾 (Charles Baudelaire) 所稱「感應」(_correspondances_) 的消失。第二章關注的是卡夫卡的短篇故事《無限長的旅行》(_Der Aufbruch_)。韓波寄望能抵達某種新生,然而卡夫卡的故事卻對此寄望存疑。除此之外,該文也相當程度地翻轉了海德格 (Martin Heidegger) 所謂「語言之聲」(the call of language; _der Ruf der Sprache_) 的想法。海德格認為「語言之聲」是詩歌創造力的源頭,但那並不總和我們同在,因此我們必得時時「走向語言之途」。卡夫卡的故事卻說,追尋不斷、不停地離開,而沒有任何抵達的可能。第三章則將前述的諸多論點,帶進波赫士 (Jorge Luis Borges) 的《巴別圖書館》(_La biblioteca de Babel_)。故事的敘事者,為我們述說了人在面對一座無邊無際的圖書館時,所感到的挫折,而這種挫折是韓波和卡夫卡都體認到的。這座「圖書館」為我們帶來各種的不可能,而班雅明認為這種種不可能,恰是卡夫卡寫作中的重要主題。另一方面,波赫士的敘事者提出了不同的想法,認為他的寫作,終有一天會與人再度相遇,讓他的寫作得到意義。這種想法為即將來到旅程盡頭、深思而受憂鬱所苦的旅者/作者,帶來了令人存疑的希望。
  書目
  連結 http://thesis.lib.ncu.edu.tw/ETD-db/ETD-search-c/getfile?URN=88122008&filename=88122008.pdf
 

專線: (03)427-3763;426-7171 傳真: (03)426-3027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
地址: 32001 桃園市中壢區中大路300號  E-mail: eng@cc.ncu.edu.tw , english@cc.ncu.edu.tw
國立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 版權所有 ©2008 Department of English at NCU. All Rights Reserved.隱私權政策聲明